家居优品

天龙之我自逍遥第一百二十章缥缈峰灵鹫宫营养

2021-01-15 03:22:46 来源: 合肥家居网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一百二十章 缥缈峰灵鹫宫

“师兄,咱们不是应该往东走吗,怎么是往北走呢。”李素宁骑在小红马的马背上侧着头看着王烈说道,已经出发多日她才发现方向不对,整天只顾着放风般得玩了。

“方向没错,咱们先去天山看看大师姐,然后从一路往东刚好能到河朔。”王烈扬起马鞭指着视线极限处的连绵雪山说道。

“好啊,我有两年没见到大师姐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还挺想念她的。”李素宁说道,面纱下的俏脸开心地笑着,这次出来她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说是怕晒黑了,几年前小的时候可一点都不怕,果然长大的女人都是那么爱美,要不然后世的美容业那么发达。

“早就听说灵鹫宫的建筑巧夺天工,我早就想见识见识了。”王烈说道,根据地图显示,他们再走两三天就能到达缥缈峰了。

“也没什么啊,就是些石头屋子罢了。”李素宁说道,其实她也不知道灵鹫宫具体是什么样子,她上次来的时候还不记事,隐约有一点点印象。

“你又没见过灵鹫宫,知道什么啊。”王烈撇撇嘴说道。

“我怎么没见过啊,我一岁多的时候来过的。”李素宁不服气地说道:“就是些石头房子,不信等到了咱们看看!”

“一岁多你都不记事呢,你想想啊,在山上打造一片纯石头的建筑可不是件容易事。”王烈说道。

“那当然啦,师父当年打造灵鹫宫可是用了十多年时间呢。”李素宁微微扬起头,“快点走吧,天黑这不叫塌陷之前咱们能到山脚下吗。”她说着拍拍小红马,小红马撒开蹄子往前跑去,丢下骑着一姥爷都会坐在餐厅用他仅有的一只2000度近视的眼睛隔着窗户看着姥姥。(姥爷40多岁的时候一只眼睛因为疲劳过度视膜剥离。其实他基本看不见的匹普通黑马的王烈,跑出一段距离李素宁还回头做个鬼脸。这一路他们玩过好多次比赛,每次都是以王烈完败告终,他这匹黑马虽然也是良马,不过比起正宗汗血宝马还是差得远了。

王烈无奈地看着越跑越远的李素宁,拍拍黑马,说道:“小黑,你也争气点,至少别被甩得太远了。”

若是黑马会做表情一定会翻个白眼,唾弃他道:“我就是一普通马,让我跟汗血宝马赛跑能不输吗?”

一路赛跑,不过两天时间,两人就来到了天山脚下,根据无崖子给他的地图,灵鹫宫在天山南麓的一处温暖地带,所在的缥缈峰终年云雾封锁,远远望去,若有若无,从山脚到灵鹫宫要路过十八天险,有断魂崖、失足岩、百丈涧、接天桥等等,每一处若是不懂武功的人都无法通过,哪怕武功稍微差点也基本不可能安然无恙地渡过这十八天险,更不用说还有灵鹫宫的人看守,所以灵鹫宫一直都是个隐秘的存在。

两人到达山脚下的时候天色已晚,干脆在山脚下又住了一晚,反正这么多天睡帐篷已经习惯了,而且王烈把帐篷做的也是相当地舒坚持制度先行的原则稳步推进。服,比起后世的名牌帐篷也是丝毫不差。

第二天一早,两人收拾起帐篷,牵着马沿着山路而上,王烈对十八天险没印象,不过记得天龙八部中虚竹飞跃过一条很宽的山涧,本来是一条铁索连接的,他们俩的马应该是没法过去的,不知道灵鹫宫的马都养在哪里。他打算先找到个灵鹫宫的人让他们帮忙照顾小红和小黑,然后他带李素宁上灵鹫宫见巫行云。

沿着山路而上,虽然是雪山,不过山脚下还是有不少绿色的植被积雪多处是在山顶,李素宁蹦跳着在前面,王烈牵着两匹马跟在她身后,青山连绵,云雾缭绕,壮观的风景让两人都是心旷神怡。

两人脚下快捷,虽然边走边看风景,也不过两个多时辰就来到接天桥,接天桥是连通百丈涧和仙愁门两处天险之间的必经要道,虽说是桥,其实只一根铁链,横跨两边峭壁,下临

乱石嶙峋的深谷。两处峭壁相隔有五六丈,说宽不宽,要想一跃而过,却不是普通轻功能够做得到的,哪怕是逍遥派轻功冠绝天下也难以做到,不过王烈懂得昆仑派的云龙三折,凭空借力之下倒是可以跃过如此距离,这也是云龙三折的奇妙之处,不过也就是王烈内功深厚能做到,要知道昆仑派现在都没有人练成云龙三折,就算是昆仑派第一高手,也不过能凭空借力升起一两丈就再无力气维持了,不像王烈,凭空借力四五次都不是问题,哪怕这山涧再宽一半他也能过去,不过李素宁就没办法,当然现在有这条铁锁链,没必要那么麻烦,以他们俩的轻功自然能轻易过去。

“两位,前方是私人领地,两位观景可以去别的山峰,此路不通。”王烈和李素宁正驻足山涧边,对面闪出一个二十来岁的紫衫女子,朝两人扬声说道。

“有人唉,太好了。”李素宁欢呼道,冲着对方喊道:“你好,我们是来找我大师姐的!”

“两位的大师姐是什么人?这里并没有门派,两位去别的地方找寻吧。”那紫衫女子说道。灵鹫宫的名头也是不足为人道也。

“姑娘,我们要见你们宫主巫行云,去通报吧。”王烈并没有强行通过,而是直接说出了巫行云的名字。

以王烈的眼神看到紫衫女子瞳孔猛地收缩,,她手握上腰间的剑柄,另一只手放到山崖的一块石头上,应该是通知山上的方式,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出手,“报上你们的姓名!”

“你怎么那么麻烦呢,都说了巫行云是我们大师姐了。”李素宁不满地说道,她不喜欢被人问来问去的。

“退下吧!”那紫衫女子还想再说话,忽然头顶上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抬头一看,只见山崖上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是巫行云,三年过去了,巫行云当年走火入魔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不过身体发育需要时间,她现在看起来比三年前高了大概一头,以前像六七岁的女童,现在看起来有八九岁了。

“大师姐!”李素宁开行地挥着手臂。

紫衫女子看到巫行云,恭敬地行了一礼,叫了声:“宫主!”然后退到一块岩石后消失不见。

巫行云从山崖上飘落,落到山涧边上说道:“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王烈拱手行礼,李素宁已经抢着说道:“我跟师兄要去闯荡江湖,路过这里想你了就来看看你!”

“是的。”王烈点头赞同道:“我们来看看大师姐你,顺便还有些武学问题向大师姐探讨一下。”

“无崖子终于肯放你出谷了,既然来了就跟我来吧。”巫行云说道,然后又吩咐了一声:“紫萝,你去把他们的马安置一下。”

刚才的紫衫女子又从石头后转了出来,低头称是,然后直接踩着铁链通过山涧,来到王烈面前,伸手接过缰绳,王烈到了声谢,轻轻跃起,在铁链上借了一下力轻松跃过山涧,李素宁已经在山崖旁边等他,拉起他的衣袖就跳着跟在巫行云身后朝灵鹫宫走去。

海口阴道炎治疗费用
上海治疗宫颈糜烂这个拯救世界的机动战士曾经风靡一时哪家好
上海哪医院妇科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