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百科

天幕神捕第九百九十八章芍药的真实身份营养

2021-01-15 03:19:45 来源: 合肥家居网

天幕神捕 第九百九十八章 芍药的真实身份

“这封信是你让人送过来的?”宁月没有说话,从怀中拿出那一封被段海带来的信件。轻轻一送,信纸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传递着,缓缓地飘到折月的面前。

折月轻轻的将信纸拿在手中,默默地点了点头,“不错,的确是我让人带来的。达尔夫呢?我让他将信亲手交给你并带你来喀嚓格尔,为什么来的只有你一人?”

“你是说送信的那个人么?”

“不错!”

“他死了!”宁月淡淡的说道。

“什么?”折月顿时提高了声线,脸色刹那间变得阴沉如水。

“甚至我连他的面都没有见到!这封信是我的一个朋友转交给我的,而你口中的那个达尔夫,早已经死在了万里冰原。现在我来了,芍药呢?她在哪里?”

“不急,你跟我来!”听了宁月的解释,折月脸色稍微变得好看了一点。不理会宁月渐渐变得漆黑的脸色,折月话音落地,身形一晃便仿佛幽灵一般消失不见。

宁月眼中闪动着精芒,心底犹豫一下,也是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在喀嚓格尔的东边三十里处,一个部落驻扎在此地。虽然不大,但也不算太小。从规模看来,这个部落应该不少于万人。

宁月刚刚到来,部落便仿佛突然间沸腾了一般。数千狼骑突然间集结,仿佛山洪一般向宁月冲锋而来。当他们看到宁月身边的折月的时候,狼骑有急速的调转方向,仿佛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再一次的调转回头向部落冲去。

宁月跟着折月进入部落,虽然有着折月的带领,但宁月的出现似乎依旧被部落深深的排斥着,一双双充满敌意的眼睛,一个个都紧紧的握着弓箭。

“这是我的部落,我部落的名字就叫折月。折月部落的每一个人都是神箭手,他们射出去的箭,精准的命中百步之外蛇的眼睛。宁月,你说我的部落实力如何?”

“呵呵……”宁月轻笑一声,默默地别过头。

“呵呵?什么意思?”折月虽然不明白呵呵两个字的意思,但却依旧从宁月的口中听到了宁月不加掩饰的轻视。

“呵呵就是呵呵!”宁月一脸随意自然的笑道。

进入折月的帐篷,折月示意宁月上座,并亲自端来了奶茶轻轻的递到宁月的面前,“你们中原人喜欢用茶来招待贵客,你也是第二个让我亲自上茶的人。”

“你的言外之意就是要我感觉到荣幸么?坦白的说,对茶文化没有一点了解的你,还是别东施效颦了。我来草原,不是为了喝你一杯茶的。芍药在哪?我要带她离开!”宁月轻轻的将茶杯放下,看着折月的眼睛冷冷的问道。

“你应该也听说了吧?”折月仿佛没有听到宁月的话,而是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这张图里的学校一口,而后露着淡淡的笑容轻轻的问道。

“什么?”宁月眼睛微微眯起,眼神中的精芒仿佛闪电一般直直的向折月的眼睛射去,没有一丝一毫的掩饰也没必要掩饰。

“长生天宫倒行逆施,不顾草原千万年的传承自顾任命草原圣女!草原圣女自古以来都是由上一任圣女选定继承,其他人以任何形式任何理由都不能介入干涉圣女的传承……”

“关我屁事?”还没等折月的话说完,宁月便不耐烦的打断了折月的话,缓缓地站起身,气势瞬间地溢出仿佛浓雾一般在帐篷之中蔓延。冰冷的杀意,无孔不入的钻入折月的身体,冰冻着折月的灵魂。

“我最后问一次,芍药在哪?我也最后说一次,我要带着她走!不要再和我说那些我不感兴趣的话,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宁月的嘴角挂起了一丝冷酷的笑容,散发的气势之中还荡漾这逼人的剑气锋芒。如果折月真的是武道高手,那么他就一定能感受到宁月的剑气是何等的锋利。

宁月一人能杀得夜幕天尊唱征服,收拾折月自然也不再话下。折月和长生天宫的猫腻,他不想知道。来草原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带回芍药。在此之前,折月的所有话都是屁话。

“芍药小姐暂时不再这里!”折月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而这一句话也成功挑起了宁月的底线。

“你说什么?”宁月轻轻踏出一步,身形仿佛破开了时间一般出现在折月的面前。而和宁月一同出现的还有太始剑。

太始剑尚未出窍,剑身已经发出了尖锐的蜂鸣。嗡嗡之声响彻天地,无尽可谓是震撼智能行业。同时的道韵在剑身之上流转。这一刻,折月的脸上再也挂不住猥琐的笑容。看向宁月的眼眸深处,充满着浓浓的忌惮。

在见到宁月之前,折月的心底对宁月的实力并没有清晰的认知。无非是武道之境,而且宁月突破武道的时间也不满一年。

一个刚刚踏入武道的能有多强?无非是武道之境之中垫底的存在。但是,现在!折月却不得不收回自己之前可笑的猜测。任何对天才实力的猜测都是侮辱,因为你以为高估了对方实际上却一直是在低估了对方。

就算没有太始剑,宁月的武道境界就不再折月之下,而现在,宁月手执太始剑在太始剑的增幅之下,实力远远的超出了折月。只要宁月想,就是将折月斩杀在此都轻而易举。

折月的眼中精芒闪烁,气势也在顷刻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换,原本的轻视都在瞬间消失不见,眼底深处闪烁着不经意的惊惧。

“芍药小姐虽然不在这,但她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我们也并没有对芍药小姐怎么样,将耳坠给你送来,无非是担心你不愿意前来而想出的下策而已!”折月服软,宁月也不好在咄咄逼人。手中的太始剑渐渐的安静了下来,眼神中闪烁着一丝莫名的神光。

“芍药小姐自从被接到了草原,每天都会向我们提起过你。在芍药小姐的口中,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所以我们才出此下策将你引到草原,如果宁先生愿意出手相助,折月不仅将芍药小姐毫发不伤的送到先生面前,折月也会负荆请罪任凭先生发落!”

折月微微的躬下身体,看向宁月的眼神是如此的真诚。要知道,折月可是堂堂的草原天尊啊,在草原人们的心底,天尊几乎就是和神使画上了等号。

天尊的高贵让他们无论在什么情况之下都把姿态端的极高,在折月想来。自己这么诚恳的邀请,就算宁月要拒绝也该有所迟疑。

宁月的嘴角轻轻的勾起一丝笑容,默默的抬起头直视折月的眼眸中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我凭什么要帮你?你对我似乎很了解,但你了解的似乎还不全?

我这人天生吃软不吃硬,宁月一生,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要挟?你要真的有诚意,就把芍药带来,否者一切就免谈!”

“宁先生,你难道打算眼睁睁的看着圣女传承被长生天宫把持?你要知道,新任圣女的人选乃是安拉可汗的女儿。一旦她完成了圣女传承,就是草原和大周皇朝开战!面对草原的大军,面对长生天宫的全力参战,大周皇朝是不是已经做好了战争准备?”

“嗯?”宁月突然间眉头紧锁,眼神中闪过一道道精芒迟疑的看着折月,“你不也属于长生天宫?长生天宫数千年来都是圣女的奴仆,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反抗?或者说……你就这么死心塌地的要替圣女卖命?”

“圣女是长生天的唯一化身,就算新任圣女完成了圣女传承,她也是法王的傀儡。宁先生不是生长于草原所以对圣女并没有什么认同感。但是我们自幼沐浴在长生天的光辉之下,在我们的血脉中,早已印刻了对长生天的忠诚。

折月决不能允许神圣的圣女成为他人的玩物,更不能容许有人亵渎神的威严。宁先生应该也不希望那个假冒的圣女完成传承仪式吧?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应该携手合作让法王的阴谋破灭。”

折月面对宁月的审问,眼神毫不退让的直视宁月。此刻的折月仿佛被宁月逼到了墙角一般,如果宁月再逼迫,他也绝以免陷入恐慌对会暴起反击。宁月不接受任何威胁,但却又不得不认同折月说的话。相比于折月为了信仰,宁月也绝对不容许那个新任圣女完成传承。

但即便心底认同,宁月还是不打算就此答应,不仅这样的说法是不是太震撼了?此前发改委官员说仅是因为没有见到芍药,更重要是他要抓住合作的主动权,宁月不想被人卖了都在替别人数钱。

“我拒绝!”宁月冷笑的默默的摇了摇头。

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口不上不下,折月第一次感觉这个世界对他满满的恶意。之前定计计划的时候如此的完美,而且自己诚心诚意的合作,对双方都有好处的合作,这是完美共赢为何宁月如此的不开窍?此刻的折月,甚至有掐着宁月的喉咙扭下他的脑袋然后敲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玩意的冲动。

“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宁月冷冷的背过身,“我来草原是为了接回芍药,连芍药的面都没见到,你却让我跟着你去卖命?世上有这么好的事么?长生天宫谁做圣女都一个样,反正要和大周开战,我何必趟这趟浑水?”

看着宁月即将离开,折月的眼神闪动着愤怒的火焰,眼看宁月就要离开帐篷,折月突然间爆喝一声叫住了宁月,“如果新任圣女是芍药呢?”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版址:m.

济南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莆田白癜风重点医院
酒泉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