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资讯

妖孽修真在都市第二百零七章混蛋营养

2021-01-15 03:21:01 来源: 合肥家居网

妖孽修真在都市 第二百零七章 混蛋!

“滚!”

石磊最后一个字脱口,如惊雷炸响,震人耳膜。

位列华国战力榜第十三位的武尊高手胡青天,心头悚然,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将七杀门众人的尸体快速堆起,抓在手中。

他一向邋遢,侏儒形象更是深入人心,但此番却小心翼翼,不肯放过现场的任何一点蛛丝马迹,甚至于血迹他都擦了又擦。

忙活了将近八分钟,他再不敢停留,好像扛着一个大包裹般将七杀门六人的尸体扛在肩上,健步如飞而去,行至远处,众人方才听到一丝悲啸传来,充满了不甘和无奈。

石磊全程漠然观望,直到胡青天走远,他才淡然转身,向着林肯车走去。

“啧啧,这个家伙真是太恐怖了!”陆倩雪忍不住惊叹道,“看看刚才那些人多么不可一世的样子,但是石磊一出去,还不是一个个怕得跟老鼠一样。”

吴雨萌捂嘴轻笑,石磊那霸道的脾气跟实力,这些人根本难以望其项背。

唯有魏诗雨满脸的复杂和激动,看着石磊一步步走来,她几乎很难再找到疯狂夸张的小广告情形了。即便是有人张贴是又喜又哀,心头起伏。

“太强了!”

白家众人沉默许久,白斩元这才轻声吐出三个字,带着尊崇和畏惧。

这华国战力榜排名第一的超级强者,他们今日总算是有幸见到其亲自出手。在他们眼中高不可攀的武尊,在石磊手中却如孩童般无力,夺人生死只是瞬息之间。

“这真的是天底下第一号的杀神!”

四大长老对视一眼,轻声呢喃道。

不败战神杀戮果决,无论对方最后被元始天尊封印在昆仑仙界的藏剑阁。是谁,无论对方有几人,说杀便杀,毫不留情手软。

白辰则是彻底没了声音,他心头恐惧到了极点,生怕石磊因为之前场馆的事情记恨他,上来取他的性命。

石败天若是要杀他,他便是想尽办法,也绝难逃走,连沈苍生这种盖代高手都无法在不败战神手中逃生,更遑论他一个卑微的武宗?

石磊却是看都未曾看他一眼,好像从一只平凡渺小的蝼蚁身前走过,那种无视,让白辰既感不敢,又觉无力。

看到石磊过来,吴雨萌开心地想打开车门,但却发觉林肯车的车门全都扭曲,微微变形,无论怎么拉动门把手,车门都一动不动。

“唰!”

石磊走到车门旁,单手随意一扯,车门直接应声而非,脱离了车身。

这一幕更是让众人骇然,方才黑老头尽全力,也仅仅是将车门拉得松动一些,但石磊却极为轻松就将其拆散,这般力量,如何能够相比?

吴雨萌和陆倩雪快速下车,一左一右站在了石磊面前,尤其是陆倩雪,一双小脸与我们一起研发更节能、更高效的技术手段红扑扑的,比吴雨萌还要激动。

“石磊,你居然是什么战力榜排名第一,这么厉害?”

她就像个好奇宝宝,一双明亮大眼睛轻轻眨动,对石磊问道。

“我排名第几,跟你有什么关系!”

石磊扫了他一眼,神情淡漠,陆倩雪顿时吃瘪,撇着一张小嘴,满脸的不高兴。

虽然吴雨萌已经成为了石磊的朋友,但陆倩雪在石磊面前还是与一个陌生人 除意大利外的欧洲市场收入增长3.8% 至2.078亿欧元;美洲市场销售有双位数增幅10.5%至9030万欧元无异,对待这一类女孩子,他从来就不假辞色。

魏诗雨呆呆地坐在车中,美眸定格在石磊身上,轻咬着红唇一眼不发,眼眶中泪水不住打转。

石磊还以为她是被吓到了,想起两年多前那个一无是处的盲眼少女,他心头叹了口气,平淡道:“放心吧,从今天起,七杀门不会再有人找你麻烦!”

他说完,自顾自转身离去,吴雨萌对魏诗雨歉意一笑,快步跟上。

“不好意思啊魏诗雨,今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先好好休息,我明天找你可以吗?”

陆倩雪跟魏诗雨告罪一番,也准备和石磊同行。

就在此时,魏诗雨嘴角勾起一抹魅惑众生的弧度,突然叫道:“木头,等一下!”

“你还有什么事?”

石磊漠然转身,淡淡地问道。

就在他问题一出口之时,心头顿时暗道不好。

“混蛋!”

车内的魏诗雨忽然爆发,直接下车朝石磊冲了过去,连高跟鞋也被她扔在一旁,就这样光着洁白玉足,直愣愣地跑到了石磊身前。

“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我?”

她一把扑到石磊怀中,粉拳连挥,如蜻蜓点水般落在石磊的胸膛之上,泪水早已决堤而出。

这一幕,瞬间让周围的人石化,吴雨萌一双明眸扑闪,脸上茫然一片,陆倩雪也是满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白辰瞳孔大张,看到自己的心爱的女孩此刻扑在别人怀中,他表情完全凝固在脸上。

偏偏他也一点怒意都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拳头紧攥,死死地盯着前方。

因为魏诗雨投怀送抱之人,是一个他无论如何都惹不起的让人,一个举白家全家之力都无法抗衡的恐怖存在。

石磊心头真有种扇自己一巴掌的冲动,方才魏诗雨叫出“木头”,他下意识回应,等到自己问题出口,他这才发觉自己犯了一个极为低级的错误。

此刻魏诗雨缩在他怀中,他只能站着任她发泄,两只手插在腰间,一脸的无奈。

他也非常奇怪,为什么魏诗雨会突然叫他“木头”,他自认隐藏得很好,并未露出什么能够让魏诗雨辨别的特别。

“你真的要让我哭死才甘心吗,两年以前你不告而别,丢下我就走了,现在遇到我,还把我当成一个陌生人,假装不认识我,你就这么狠心,一点都不在乎我吗?”

魏诗雨将头埋在石磊胸膛上,肆意地发泄着自己的情绪,泪水沾湿了石磊的衣襟她也不管不顾,只想将心头的思念和委屈都尽数爆发出来。

石磊一言不发,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他轻叹一声,开始思考如何处理眼前这个女人。

吴雨萌和陆倩雪听了许久,这才反应过来。

两人面面相觑,目光骇然。

看魏诗雨的模样,石磊居然就是那个曾经照顾她,将她拖出深渊,现在又让她一直苦苦等待的“木头”?

贵阳治疗早泄费用多少钱
拉萨子宫内膜炎治疗多少钱
重庆早泄治疗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