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装修

阴影之主第章解决营养

2021-01-16 03:19:23 来源: 合肥家居网

阴影之主 第190章 解决

“滚开!”

猛然惊觉不对,路易王全身肌肉蓦地剧烈扭动起来,本被赛德双爪死死扣住,他双臂肌肉与蛇鳞诡异地一波起伏,竟然生生脱出了爪子的禁锢。

立即,路易王身子一弓,一脚如蟒蛇般弹出,肉眼看不清的模糊,狠狠踢向了赛德胯下,又一只手朝着赛德眼睛一插而去,还有一只手一转手中战斧,便要抡动起来,与此同时,他眼睛之中还有深红之光再度开始凝聚。

不过他快,已经在服用星火2号,精神力有了相当大程度提升的赛德,反应却也丝毫不慢。

路易王的双手才刚挣脱,毫不犹豫,他的一只手就往斧柄上一搭。在魔虫之毒已经发作,肌肉虽未瘫痪,却也大幅度松弛,力量大幅度衰弱的此刻,路易王本要抡动的战斧,被他一紧,再一夺,竟是没能抡动起来,反是被他抽动,要夺过去的架势。

同时,赛德另一只手又闪电般一抬,再一格,嘭的一声,路易王化作斗气战兵,直插他眼睛的一击,立即就被挡开,反过手,赛德又是一爪扣了过去。

对路易王的胯下一脚,他则没有太多动作,只是稍稍一抬腿,以虫甲遮住了要害部位。

嘭!

路易王一脚踢到,蛇鳞的黑光,虫甲的血光,剧烈的能量震荡,强大的冲击,两人身躯不禁都是一颤,赛德脚下硬是一动不动,虫甲也没见丝毫的破损,路易王却借着这反冲之力,双手同时地一缩,整个身躯直接化作一道黑光,飞射进了迷雾之中。

未知之毒,战力大幅度削弱,他终是没有战意了。

这一退,他甚至连两个手下都没招呼。

不过他刚动,后边血光立又一盛,倒提着钢铁碎骨者,赛德身影一晃,顿便化作血影闪电般追去。

“泥泽!”

黑袍术士的精神力始终留意着战场上的一切,眼见着路易王要走人,一道咒文在他口中吐出,冲着路易王的方向一指,顿时,虚空如同化作了泥泽,路易王的脚步猛地一滞。

与此同时,自六芒星中伸出的血色触手,也将左右的两个大骑士绞住了。触手顶端,一个狰狞的血口蓦然张开,数之不尽的锋利牙齿,黏稠恶心的分泌物,不顾两个大骑士的挣扎,触手立即将大骑士的头部咬住。

不过同样拥有黑泽斯蛇蜥血脉,虽不如路易王和莱昂诺尔,但能晋升大骑士,这两人自也不简单。

方才被触手咬住,两人身躯同时如蟒蛇般挣扎扭动起来,触手那千牙血口,竟也锁不住他们,要被他们挣脱出来的样子。

见此,黑袍术士血色的眼睛中,一道如火的妖异光芒一闪,双手手指冲着两个大骑士同时一指,各有一道暗红之光迅速在指尖凝成,又瞬间射到了两人身上。

霎时,两人身上黑光同时一晦,那覆盖全身的蛇鳞也一下消散近半,本已要自触手血口挣扎出来,触手无数的牙齿立即咬进了他们面部,黏液也在急剧腐蚀。

不由自主,两人同时惨叫一声,但惨叫声又立即被黏液封在了喉中。

一切的挣扎,迅速虚弱,触手一口一口,将两人逐渐吞了下去,

另一边,路易王被泥泽术困住一刹,赛德已经飞矢般到了。

血色之光再次笼罩战斧,又有蓝黑波纹在其中震荡,虚空剧烈扭曲,窒息的威势,伴随着魔虫之影的一声咆哮。

轰!

陨石天降,流星击月,钢铁碎骨者怒砸路易王后脑。

“吼!”

路易王咆哮着,黑光剧盛,蛇鳞之内,隐隐有诡异纹路若隐若现,斗气竭斯底里地爆发,泥泽术虽是黑袍术士亲手施展,也只困了他一刹,就被彻底挣开。

立即,他的身影诡异地一扭,迎着赛德的一斧,战意推动天赋,斗气战兵再度开始具现,双手同时往上一撑。

但就是这一刻,他眼眸之中,瞳孔顿又一缩。

中毒最深的一只手,天赋竟然没能延伸,战兵竟然没能成功具现!

不仅如此,另一只手虽是以斗气具现了蛇首,他也有明显的感觉,比此前要虚弱了很多,而且还在持续虚弱之中!

那毒……竟如此恐怖!

但不管如何,钢铁碎骨者的轰击,他却不敢不接,双手依然玩家:呃硬顶了上去。

轰隆!!!

巨雷的爆炸,震荡的蓝黑波纹,这一刻压下了血光,压下了黑芒,也压下了斗气战兵。

路易王双手,血肉剧烈爆炸,骨骼都出现了成片裂纹,压碎之力甚至透过双臂,轰进了他的身躯,内脏也在剧烈震动。

剧毒发作,肌肉完全松弛,硬接钢铁碎骨者这一击,伤势比蔓藤牢笼时,不知道重了多少。

不过对这伤势,也有一点心理准备,方才招架住,顾不得多想别的,借着磅礴如山的巨大冲击力,路易王脚下一蹬,身影顿就飞弹了出去。

半刻,收住古代战斧的反冲力,血光极速闪动,携着风雷般的呼啸声,赛德也急追而去。

一逃一追,两人几个闪动,已经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后边,黑袍术士正不慌不忙地掌控着触手,在吞噬两个大骑士,没有急着追去,倒是身周如毒蛇般乱舞的魔化绿藤,迅速开始回缩,几个转眼,便化作了一颗深绿的圆球,然后被他收入了袖袍之中。

“似是中了毒!”

“能让中阶血脉术士如此快就发作,又虚弱如此幅度……”

黑袍术士遥望了一前一后消失的两道身影一眼,眼中微微闪过一道犹疑。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路易王的状态很不对,这应该是中了那一位的血脉之毒。

那一位的血脉,无疑应是源自于其身后凝聚而出的血色怪虫。

但那怪虫……究竟为何物?

以他的见识,竟也分辨不出来历,似是从未听闻过一般。

不过,以初阶的层次,爆发出中阶的力量,尤其是那身虫甲,防御之力变态到了斗气战兵都很难破开的程度,并且还拥有着恢复能力,再加上这剧毒……他这盟友至少没有选错!

两人联手,已经有足够的资格,去涉**易市场,甚至再进一步,去涉足高端资源的分配份额了!

冲着地面上的蓝色大剑一指,一根绿藤立即在地下冒出,又缠住剑柄,将霜风剑送到了黑袍术士手中。

“路易王解决,莱昂诺尔也不能放过,不过他在美尼斯的囚营之中……先占了路易家族的产业再说。还有佛兰王国,那边……”

念头暗暗闪动间,两个大骑士一切的挣扎都消失了,血色触手随即将他们大口吞下。

接着,黑袍术士手背之上的六芒星再度光芒一盛,带着一道满意的饱嗝声,两条触手一缩,迅速消失在了空中。

六芒星随即暗下,又隐入了黑袍术士的手背。

黑袍术士身上一道绿光浮起,身影迅速飘向了赛德二人消失的方向。

……

路易王身上的感觉已经越来越不对。

不仅双手,他的喉部,然后胸部,也明显出现了问题,喘气都开始艰难,溃逃的速度一直在下降。

从开始之时,有甩开后面之人的希望,到很快,后面之人就追了上来……隐隐,他已经有种悲凉心悸的感觉。

虽说事情已经做了,就后悔也无用,但……

念头在这一刻闪动得异常杂乱。

他在想着,如果他真的顶着破产的可能,赔偿那两人的话……那两人是否可能会放过路易家族一马!

应该可能还是很小吧!

莱昂诺尔刺杀这一位,路易家族压制那一位,两人怎么可能轻易消气。

那赔偿,不过是先要割肉来壮大他们,最后免不了还是要刮骨。

念头闪动间,狰狞的气息越来越近了,钢铁碎骨者的震荡波动,也越来越强烈。

眼中深红之光如火炽烈,路易王却不回头,只是一边疾掠,一边嘶吼地说道:“赛德大人,我带整个家族,全部投靠你,能否给我们一条生路?”

毒素扩散到喉咙,他的声音干哑沙裂。

投靠?

赛德目光不动,速度不变:“以闪耀契约,你和莱昂诺尔同时签订的话,或许我会考虑一二。”

“好!”

路易王身影立即一停,又一回首,两道深红之光立即化作火毒巨蟒,咆哮着轰向了后面。

蓝黑波纹却同时一盛,赛德手中的钢铁碎骨者也轰出了,暴烈的“许诺向斯诺登提供政治避难震荡扭曲着空间,直接砸向热毒射线。

俨然,两人根本没信对方之言。

战斧怒轰,热毒射线蓦然爆炸,巨大的火球几乎将赛德整个身躯完全淹没。

路易王却丝毫不看战果,身影再一闪,又急退而去。

轰!!

火球之中,赛德的身影也飞冲而出。

虫甲之上,无数的焦黑,更有腐蚀的黑气还在不断侵但具有进出口经营权并由所在地外经贸主管部门出具加工贸易生产能力证明、以稻谷和大米为原料从事加工贸易的企业。蚀。

钢铁碎骨者的斧身,隐隐也出现了一些炙痕。

不过……这热毒射线,虽然整体的力量是要在斗气战兵之上,但无论是高温,还是剧毒,都还没到迅速破碎虫甲的程度。

对赛德而言,只要不是被它直接轰到身上要害,这热毒射线的威胁,不会比那斗气具现而成的蛇首厉害多少。

没再给路易王继续酝酿的机会,血光几个闪动,迅速追上路易王,古代战斧再度震荡起了空间。

蓝黑波纹顿时淹没了幽暗之光。

一波,又一波,再一波,幽暗之光一阵阵地黯淡。

不过十数息的时间,就在后边的黑袍术士也渐渐追上之时,一切的幽光完全消逝,随之而去的,还有那一道阴冷气息。

西安好男科医院
四川成都专看肝病医院
孩子消化不良有口气吃什么调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