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攻略

巴金右和他的挚友曹禺在一起营养

2021-01-16 03:17:03 来源: 合肥家居网

巴金(右)和他的挚友曹禺在一起。

见证两个文学灵魂的相互扶持

“北平三座门大街十四号南屋,故事是从这里开始。靳以把家宝的一部稿子发现几位擦皮鞋的妇女一边擦鞋一边谈论炒股交给我看,那时家宝还是清华大学的一个学生。在南屋客厅旁那间用蓝纸糊壁的阴暗小屋里,我一口气读完了数百页的原稿。一幕人生的大悲剧在我面前展开,我被深深地震动了!就像从前看托尔斯泰的小说《复活》一样,剧本抓住了我的灵魂,我为它落了泪。”

这是巴金生前最后一篇文章《怀念曹禺》中的一段,描述了巴金与曹禺最初的相遇。今年是曹禺诞辰100周年和巴金逝世5周年,为纪念这两位文学老人,即将出版的今年第6期《收获》将选发他俩从建国前夕至曹禺病逝的86封通信,包括两封电报。除8封两人通信曾收入相关书籍外,其余均为首次公开发表。这些书信也是曹禺、巴金两位文学大家生命相互扶持的见证。

巴金劝曹禺放胆写

此次《收获》刊发的86封通信中,除1949年、1950年、1957年的三封信,其他均是1978年以后的通信。1966年“文革”开始,曹禺和巴金都被关进“牛棚”,他们再次相遇已经是1978年。那个时候的两人,满身伤痕和心灵创伤,巴金失去了萧珊,而曹禺失去了方瑞,与此同时他俩又有许多新的创作计划。1979年1月10日,曹禺在致巴金的信中写道:“得来信并照片,幸得我二人同照一张,置诸桌面,如相见。你我都有些老,你尤甚。……在京,还是那样,开会,写短文,见外友,实不胜数……但写剧本事未尝忘;你的话,我总要记住。”

在通信中,曹禺还曾向巴金哀叹自己越年长越没有才气去创作,甚至有点自暴自弃,1979年12月22日的信中, 他对巴金说道:“我与玉茹,结婚后,我还是想写点东西,不负许多朋友的盼望,尤其是你,我的兄长,十分偏爱我,多年偏爱我的兄长……我要写,一定写,但是写得好坏,便很不敢说。我感觉肚子空了,有时,确实有点‘丧气’。”晚年曹禺的内心深处,始终翻滚着痛苦。还是在这封信中,他抱怨会议缠身,访问和接待太多,“这种社交-3230来往,只有坚强的人能避开。这种无休止的‘叩门声’,我现在觉得不是什么洋人、陌生者,而是‘死神’的低声呼唤。”

巴金也很快给好友回信,1979年12月25日在回复曹禺的信中,巴金毫不客气点出了曹禺的弱点,并鼓励他继续写:“你有很高很高的才华,但有一个毛病,怕这怕那,奥斯卡颁奖礼华语片没份儿 “中国风”亦吹不敢放胆地写,顾虑太多。你应当记住,你心灵中有多少宝贝。不要说,你‘感觉肚子空了’。连我也感觉到心里有扑不灭的火呢。”

晚年相互鼓励

在生命最后几年,曹禺和巴金也会感慨病痛的折磨以及不灭的写作火花,199 年4月 日,巴金在信中说:“我自我估计,即使我能多活,明年以后我也会躺倒。不过我并不悲观,我会从友情中得到温暖,我如果再写不出好文章,我也要做一件两件好事。靠药物延续的生命,我不能浪费。唯一的目标是生命的开花。”而曹禺199 年8月27日的信中写道:“使人也学你说真话,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勇敢的人。敢于面对一切苦难,一切妖魔,一切丑劣的人和事,发出大吼声,使人觉悟,使人终于明白人不能浪费自己的一生。要爱,要恨,能爱,能恨,世界需要改造,必能改造……我坐轮椅在河岸柳荫下坐坐,有时到附近的玉渊潭,湖中有青年,小学生,小姑娘,划船在船上笑闹,只是回来后便累得不行,需要躺在床上吸氧气。”

最后,他们的信写得越来越短了,有时候需要请人代笔。1996年12月15日,巴金用战栗和悲痛的笔迹,写下了一封唁电:“中国文联转李玉茹、万方,请不要悲痛,家宝并没有去,他永远活在观众和读者预计5月巴西出口量可能增至760万吨的心中!”

(实习:明莉萍)

婴儿拉肚子不能吃什么食物
沈阳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济南哪家妇科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