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攻略

天衣圣手第二十五章凶案营养

2021-01-15 03:22:38 来源: 合肥家居网

天衣圣手 第二十五章 凶案

家奴,虽有个奴字,却依旧是主家的亲属。他们的后代若天赋足够,便有望重新被录入嫡支,成为主子。

“太好了!我马上去!”杨哲高兴坏了,才说没人,就有人送上门来!两百多人,只要其中四分之一有劳动能力,他就可以在海岛上开个服装厂了。至于那些老弱病残,杨哲就当他们是工人家属了。

前世,他的老板花钱请工人做衣服都能赚钱,没道理他的工人只管饭,还不赚钱!他的缝纫机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

杨哲拖着两个超大箱子,风风火火地下了楼。

阳舒惊愕地看着他。“这孩子是打算逃跑了吗?跑这么快。”

路上,杨哲慢慢从前任的记忆里搜索出这些族人的记忆。

杨家,最开始的爵位是侯爵。占据半月岛,岛下的海底有个富矿。

杨家枝繁叶茂,子孙众多。

和所有世家一样,那时候杨家人想要获得贵族身份,想要把名字写入族谱,需要很努力才行。那些修为低的,天赋差的,名字不入族谱,列为旁支,成为家奴。

那时候,杨家的半月岛有“永不沉没的岛屿”之称。

杨家有矿,有足够的资源培养炼器于是想着去上看看有没有好点的卖师。

杨家的炼器师们用百年时间,完成了一项惊世创举——把半月岛这座因为挖矿而空的岛屿炼制成了一件玄灵器。

半月岛是一件器,也是一个城!

盛极必衰。

杨家渐渐地就不行了。

一代更比一代弱。

数百年来,再没有出过当年那位侯爵先祖那样惊才艳绝的人物。

爵位也一代一代递减下来。

人口倒是越来越多,尤其是家奴。最多的时候,人口超过了十万之数。

一百年前,半月岛突然发生了大爆炸,杨家大半族人死于那次灾难。

人口锐减。

但是,“永不沉没的岛屿”在爆炸中并未损毁,依旧屹立在海面上。

杨家又在岛上挣扎了五十年,渐渐过不下去。

矿,完全开采完了。

半月岛的城堡虽坚固,却无法搬移。

海岛虽永不沉没,却不能养活越来越弱小的杨家人。

随后,杨家就迁入了涯宁市。

刚开始,靠着老祖宗的积蓄,在崖宁市也算是个三流家族,站着几万平方米的土地,人口过万。

不广西北流4月19日讯( 麦一帆 谢冬梅)打造交流合作平台再挖矿、卖矿的杨家,一直没有找到新的出路。

一直靠变卖家产度日,快速败落。

二十年前,离海群岛联盟入侵燕国。崖宁市险些沦陷,杨家的玄灵高手大部分战死。

没有玄灵力的绝脉者,因为没有参与战争,幸存了下来。

战后,杨澈以32级的修为就成了全族修为最高的,继承了爵位。

在杨破发家前,杨氏家族就只剩下一百多人了,一起挤在一幢狭窄的楼宇里。

这十来年,杨破发达了,房子变大了,生活富裕了。这些没有战斗能力的族人每天除了浆洗打扫,整日无所事事,就生孩子玩了。一对夫妻,一年一个,不带打折扣的。

十年时间,杨家人口就翻了一倍,激增到三百余人。

缓解市民出行难题。 ( 孙乾/文 )

从天南学院到涯宁,有三条路。

第一条,最舒适的,坐飞船,从天上走。票价三万。前任杨哲的不二选择。

第二条,最快的,坐地铁,从地下隧道过去。票价三百。但是,修为低的人乘坐,有摔死的风险。

第三条,从地面上走,穿越茂密的森林,在玄灵兽的围追堵截下,一路杀过去。这是修炼疯子、强者们的最爱,不仅赶了路,又修炼了,还能大发一笔。当然,也要随时准备着成为玄灵兽的早点,或者被其他冒险者黑吃。

杨哲衡量了一番,选择了地铁。

然而,看到这所谓的地铁时,杨哲差点没敢上去。

这玩意就是一个车头拉着一串铁皮椅子。敞篷的!四周只有一圈半米高的铁栏杆。

隧道里乌漆嘛黑的,只有车头上有盏百瓦玄灵灯。

车椅上没有安全戴,一上车,就每人发个防风头盔。

开车的司机大声说:“自己抓紧扶手!甩飞出去砸死摔死,可不关我的事!胆小怕死的,抓不稳扶手的娘们,别上车。”

车道居然还是双向轨道。

对面来车时,两车交错之间,杨哲差点没被呼啸而来的狂风刮飞出去。

看着杨哲狼狈的模样,周遭的雇佣兵们爆发出雷鸣般的笑声。杨哲一个15级的开灵者,挤在一群25级以上的凶恶大汉中间,不敢吭声,两手死命地抓紧扶手。

速度倒是很快,从天南学院到崖宁市,两百多公里,只用了半个小时。

车停的时候,若不是前排两个威猛的雇佣兵抬手抓了他一把,杨哲就飞出去了。

简直刺激死了。

感激涕零地谢过救命大哥,杨哲翻下车就吐了。

吐空了胃里最后一滴胃酸的杨哲,有气无力地拖着两个大箱子,雇了辆马车,去司礼局。他实在没力气走路了。

杨哲一进司礼局大院的大门,一个穿着血红色肩铠,腆着大肚皮,后腰上挂着一把厚重大砍刀的胖子迎着杨哲走过来,满面堆笑,很是热情。

“杨哲?你就是杨哲杨小少爷?”

杨哲胃里还翻滚着,很是难受,强打精神,在记忆里搜索了一番,没找到这个人的资料。“啊,我是杨哲。您是?”

“在下公良敖,杨小少爷,我是你哥杨破的兄弟。你家这点小麻烦,你不用担心,全包在我身上。”

公良敖大巴掌拍到了杨哲肩膀上,想把杨哲往他腋下架,可是杨哲年龄虽小却生得高大,公良敖没能得逞。

杨哲差点笑出来LNG可再气化。这家伙一开口,就跟脸上写着“骗子”二字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人身上有刺鼻的香水味,让杨哲的鼻子很受罪。杨哲不动声色地疾走了几步,快步走向杨氏族人。

杨家人都在司礼局大院角落里蹲着。两百多号老少,被十几个手持长刀的铠甲军士看守着,挤在不到五十平米的狭窄区域内,不敢擅动,鸦雀无人,就连妇人怀中的婴儿都乖觉地不敢啼哭。

见到杨哲过来,他们骚动了一下,立即被军士们亮晃晃地长刀给吓得缩了回去。

鹰潭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石家庄治疗内分泌失调的医院
西宁哪家男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