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攻略

天才相士第章立威营养

2021-01-15 03:21:18 来源: 合肥家居网

天才相士 第1686章 立威 1

这目光刚落到林白身上,便迅速被他察觉,没有过多言语,林白缓缓抬头,目光直视辰轩的眼神,而且眸中冷光愈发凛冽冷厉,杀机更是犹如凝成实质。

在刚才孔方向自己试探的时候,自己就已经算是给过他们丹鼎宗的人一些教训了,但若是这些人真的并将于3月15日开启公测。不识抬举,想要苦苦纠缠的话,那他林白也不惧一战!

许久之后,辰轩才放开了眼神,转过头去,跟在孔方身侧,缓缓向山门踱去。

见辰轩回头,林白也没再多想,当即便带着冷展颜,向着xiǎo方诸山的山门走去。不过让林白没想到的是,除却山崖那处有发放令牌的人外,这山门处,竟然还有查验令牌的人。

而且就林白所见,这山门处看门的两个家伙,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凡是那些以极寒冰髓换取了xiǎo令牌之人经过时,他们两个便会百般刁难,谋求好处。

若单单是索要好处,那也就罢了!但就林白所见,这守门二人的动作却是越来越无耻,但凡是那些拿着xiǎo令牌前来的女散修,他们便要上下其手,轻薄一番,捏屁股,捏腰,袭胸,可谓是不一而足。其中有一个瘦高个,甚至还要往那隐秘处动手动脚。

而更让林白无语的是,此情此景,显然不是他一个人看到了,但那些隐世宗门中的人,对这画面却是无动于衷,甚至于就连那些被轻薄了的女散修,和那些被索要了好处的男散修,也是不敢多言一声,只是陪着笑脸,忍着厌恶,疾步往山门里走。

林白此时此刻,才算是终于明白,为什么冷展颜会宁愿舍弃千辛万苦获得的极寒冰髓,都要在自己身边换来一席之地,显然是不愿让自己也受到这种屈辱。而且林白毫不怀疑,以冷展颜的姿色,若是她来这山门,估计会被刁难的更厉害。

恃强凌弱,弱肉强食之事,果然是在哪里都有!即便是这些隐世宗门,听上去一幅高冷模样,仿佛完全不食人间烟火,但也是蛇鼠一窝,鱼龙混杂,鸟人鸟事不比外面少到哪去。

不过虽説林白看不惯眼前这事,但那一众隐世宗门之人都没吱声,他却也无法多説什么。因为此番他前来此处,不是为了给这些散修求公道,仗义执言,而是要探听这些隐世宗门的底细。若是节外生枝的话,保不齐会暴露身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站住,説你呢,先别着急走。”就在林白将气忍下的时候,走在他和冷展颜身前的一名女散修却是被拦了下来。就在那高瘦的看门人在接过她手中的xiǎo令牌,仔细审视了一番后,嘴角却是露出一抹银笑,将xiǎo令牌扔在身前,然后用似笑非笑的眼神望着那名女散修。

那女散修见状之后,脸颊顿时胀得通红一片。需知道这xiǎo令牌此时正落在了那看门人的脚正前方,若是弯腰去捡的话,这女散修的脑袋,势必要碰到那看门人的下体。

“你还进不进了,要进去的话,就快diǎn捡起来!不进去的话,就给我滚出去,别碍着后面的人!”见那女散修犹犹豫豫的样子,瘦高看门人脸上的笑容愈发阴毒,银邪无比道。

女散修犹豫再三,还是紧咬牙关缓缓低头,便欲弯腰伸手去捡那xiǎo令牌。但就在此时,那瘦高看门人,向着身旁的同伴扫了眼后,却是银笑着又朝前走了半步。

需知道这xiǎo令牌本就是在他脚下,那女散修要是弯腰去捡的话,姿势本就极为不雅,达到更好的贴肤塑形效果更不用説如今他又往前走了半步,若是这会子再弯腰的话,恐怕都要把头埋到他腿间了。

望着这丑陋的一幕,冷展颜不禁咬紧了下唇,她不敢想象,假若不是自己侥幸遇到林白的话,不知道要在这两人手下,受到怎样恶心欲呕的羞辱。而且更让她寒心的是,在此时此刻,场内这么多人,竟然连一个仗义执言的都没有,甚至有许多都是一幅看好戏的表情。

此情此景,林白如何还能看得下去,没有任何迟疑,抬手一道先天真罡缓缓放出,将那xiǎo令牌捡起后,抬手塞到那女散修手中,温声道:“给你,进去吧。”

那女散修见状,眼中满是感激之色,但连一声谢都不敢道,疾步便朝着山门内冲了进去,那模样就好像是,哪怕她晚走半步,就会受到更多非人的羞辱。

“你是什么人?”向着那女散修离去之后,那两名看门人眼眸中的神情登时冷冽下来,缓缓转头,盯着林白上下审视不断,虽然被林白打断了好事,他们已想当即发作,但想到今日前来xiǎo方诸山的人鱼龙混杂,説不好就要踩到过江龙,这才勉强控制着情绪,道。

不过在这两个看门人的心中,觉得林白就算是隐世宗门的人,但也绝不是那种强门大派。需知道这xiǎo方诸山的交易会,可説是隐世宗门的盛会,哪一家宗门不是长辈亲至,又哪里会让一个毛头xiǎo伙子,带着一个姑娘大大咧咧的前来此处。

而且那些隐世宗门中的翘楚,哪个不是对这种事司空见惯,谁会去理会。

“剑阁。”林白淡淡一笑,伸手将令牌亮出,惜字如金的道出两字。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静寂一片。剑阁在隐世宗门中,虽然派系只算中上,但剑修的凌厉攻势,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尤其是如今主事剑阁的赤霄,那‘一剑霜寒十九州’的秘术,在隐世宗门中更是凶名赫赫!更不用説,这xiǎo方诸山距离剑阁更是极近,若是闹起来,那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言语冲突,説不好就要引起两个宗门的纠纷。

望着这一幕,无数人眼中顿时露出玩味神情,想要看看xiǎo方诸山的人,究竟是打算怎么处理这件由他们老邻居引起的事情。不过让他们有些好奇的是,往昔前来参加交易会的,往往是那个不苟言笑,半疯半癫的赤霄,如今怎么换成了这个xiǎo年轻?!

“原来是剑阁的朋友,倒是我们失礼了。”那瘦高看门人闻言后,仔细审视了林白手中所持的令牌一遍后,脸上神情青白变幻不定,但犹豫了许久,面上还是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道。

不管怎么説,剑阁和xiǎo方诸山都是做了多年的老邻居,如果因为这种xiǎo事闹翻的话,实在是不合算。而且若是xiǎo方诸山的长辈得知此事,也绝对不会绕过他们两个的。

冷眼朝着两人扫了眼,林白领着冷展颜便向着山门内走去。但就在林白和冷展颜即将进门的时候,除却瘦高个之外没有奖金,那另一个稍有李昌浩(音译)和陈昭荣(音译)5月11日“非法进入”朝鲜些胖看门人却是突然伸手,将冷展颜拦下,淡淡道:“既然没有佩剑,我想你应该不是剑阁弟子吧,你的令牌呢?”

听到这话,冷展颜神情一滞,虽然有心想要闯进去,但却又怕生事,只能求救似的向林白望去。诚如这胖看门人之言,她的确是没有佩剑,不是剑阁弟子。

“怎么,我这令牌难道还不能带人进去?”林白闻言之后,生生收住脚步,淡淡道。

“这位朋友説笑了,你的令牌的确可以带人进去。”那胖看门人轻笑一声,然后道;“不过这令牌只能带自己本门的人进去,除却本宗门的人外,其他散修除非换取令牌,不得进入。”

“以前有这个规矩吗?”林白没有言语,只是缓缓转头,向冷展颜问去。

冷展颜摇了摇头,否定了胖看门人的话。以往历次交易会,从来都没有过这个规矩。要知道每次交易会开启的时候,各个宗门索要东西都不一样,可能是极寒冰髓,也可能是其他的。散修们修行都已不易,哪里会有那么多的东西。#~所以有很多散修也就会拿一些东西,去跟各大宗门交换一个进入交易会的席位。这也是以往各次交易会的不成文的规矩,谁也没想到这旁门人竟然会以此刁难冷展颜。显然是咽不下刚才被林白训斥的那口气,所以想要故意难为林白,拾回面子。

“老子説要就要,就算以前没这个规矩,但是今天有了,你费什么话!有令牌就拿令牌,没令牌就那极寒冰髓来换,不然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滚出去,再多踏进半步,xiǎo心我杀了你!”见冷展颜向林白求救,那旁门人邪火猛生,抬头一巴掌,便向着冷展颜抽了过去。

那力量之大,隐隐有风雷之声,叫人毫不怀疑,只要碰到冷展颜那张娇艳的面颊,就会让她脸上多出五道青紫的指印,让花容月貌变成狼狈不堪。

但还未等到他的手掌碰触到冷展颜分毫,林白却是淡淡抬指,一缕凛冽剑气倏然而生,剑意柔韧,直接便将那名看门人的胳膊弹开,并在胳膊上留下一道红痕!

一击得手,林白淡淡接着道:“既然你们有这个规矩,那也好办。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的弟子。既然成了我的弟子,从今以后便是剑阁的门人。这样的话,她可以进去了吧?!”

话説完之后,林白向着冷展颜招了招手,示意冷展颜尽管跟他进入山门,不用多想。

“站住!”冷展颜脚步刚一迈出,那个瘦高个看门人却也是突然站了出来,拦住冷展颜之后,轻笑道;“你莫不是在戏弄我们哥俩,以你的年纪,也收的了徒弟?”

石家庄早泄
呼和浩特妇科治疗哪家好
石家庄蓝天中医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