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攻略

天才相士第一百九十五章百鬼夜行营养

2021-01-15 03:19:54 来源: 合肥家居网

天才相士 第一百九十五章 百鬼夜行

漫天黑云之下,商业区内安静无比。

康斯坦丁站在写字楼dǐng,从狙击镜中望着对面大楼楼dǐng的那两个年轻人,脸上满是惊惧之色。

虽然他对华夏相术理解并不多,但是此时却分明感觉到自己身子周围的气场发生了诡异无比的变化,而且他隐隐还感觉到只要再在这里多呆一分钟,自己脑海中的那些血腥回忆就会充斥脑海,然后对他的心神造成极大的冲击。

华夏果然藏龙卧虎!用力咬了一下舌尖,驱散脑海中的负面情绪之后,康斯坦丁背后满是冷汗。处理掉张道帧那两个龙虎派传人的时候,他以为华夏相术不过如此,但是此时他明白,自己之前遇到的不过是些xiǎo杂毛罢了,真正的高手施展术法,真是惊心动魄无比。

收敛心神之后,康斯坦丁屏息静气,从狙击镜中安静的盯着楼dǐng的二人。高手过招,顷刻之间便能出胜负,他可不能丢掉这机会,要不然,就算他是艾薇儿的哥哥,恐怕也会和杰克那样难逃一死。

张静应感觉到身周的气场开始转换之后,高高举起手中握着的阳平治都功印,沉声喝道:“阴阳逆转,五行颠倒,鬼门大开,百鬼夜行……”

很快林白便感觉气场逐渐的稳定了下来,而大厦楼dǐng此时彻底成了阴煞之气盘旋的位置所在,这风水局的阵眼竟然生生从蛋糕店挪动到了这大厦楼dǐng,阴煞之气从商业区的四面八方倾巢而出,聚集在了这写字楼dǐng,然后迅速盘旋汇聚在了一起。

随着最后一个咒语的念出,张静应脚下踩着七星步,朝着林白的方位便扑了过去。随着他的动作,那阴煞之气开始汇聚成了一条条黑色巨蟒形状,跟着他的动作,开始对林白扑了过去。

鬼门关此时彻底被触动开来,商业区内阴风阵阵,风声嘈杂声响做一片,街道上原本觉得身体周遭有些寒冷的诸人,此时彻底经受不住这阴煞之气的侵袭,不少人甚至直接歪倒在了路边。

“施展出来如此凶狠的手段,难道你就不怕天理循环,因果报应?!”林白朝写字楼下望了一眼,冷声对张静应道。

张静应冷冷一笑,道:“天理循环?!林白你少在这惺惺作态,你坏我师兄相术修为,取他性命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什么事天理循环,因果报应!”

“你师兄为虎作伥,我以及小米如何创造了4年160倍惊人估值;深刻剖析了小米如何将粉丝营销、饥饿营销、互联思维当作战略执行;预测了小米未来发展趋势及可能面对的竞争。读后感慨颇深废他相术修为那是他咎由自取,至于你师兄的性命,我已经説过了,绝对不是我所为!”林白冷哼一声,脚下也不敢丝毫的停顿,踩着禹步,躲避着阴煞之气对自己的袭击。

张静应道:“废话少説,我今天一定要取你性命为我师兄报仇!”

话音一落,楼dǐng周遭的阴煞之气似乎感觉到了张静应心中的中的怒意一般,开始疯狂的涌动,然后朝着林白处奔袭而至,与此同时,从张静应手上的阳平治都功印中冲出一道光芒,如同闪电一般朝着林白所在的位置便飞奔而去。

“这是……”林白看到那黑色光芒,心中顿时一惊,寻常阴煞之气他的天眼都能收录大家的站看个通透,但是从这阳平治都功印中飞出的黑光他却是无法揣测任何端倪。没等他有所反应,那黑光便已经冲进了他的体内,朝着脑海便刺了过去。

林白觉得身上如同是被针扎了一样,刺痛无比,但凡是那黑光游走过的骨骼,其中的骨髓便如同是被烈火烤制一般,**辣的刺痛。

张静应看着林白的模样,眼中凶光四射,阳平治都功印喷出的乃是这么些年历代天师祭奠形成的杀伐煞气,这一招使出,图的就是要把林白往死里整。

林白浑身上下汗毛都竖了起来,这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之大的劫难,尤其是拥有了先天洛书之后,他更是从没想过,有人能够把他逼到这种地步。眼看那黑光就要冲进脑海,林白明白,只要这玩意儿一进脑海,恐怕自己这辈子就成了行尸走肉的废人。

危急关头,林白咬紧了牙关,将脑海之中的先天洛书缓缓转动起来,生生的挡住了那黑光前进的路线。两者一触,便是轰的一声,脑海中的先天洛书骤然绽放无匹光芒,那道黑光居然就这样生生被拘束,而且林白感觉到那先天洛书此时分明是出现了一些异变。

就在此时,张静应的身子已经到了林白的身前,那些阴煞之气聚集而成的巨蟒也是扑了过来。眼看着这情形,林白浑身满是白毛汗,危机之间,林白脑海之中突然想到了一个解救之法,先天洛书中记载咒杀之术的那扉页。

没有任何犹豫,林白便急忙催动脑海中的先天洛书,翻转到了咒杀扉页。这一页一翻到,楼dǐng上顿时无匹杀气泄露,张静应聚集的那些阴煞之气被冲击的四分五裂,就连天空之上的黑云都被这杀气冲开一缕,天幕上重现了皎洁的月光。

当初林白在绝阴于是几位阿姨每天认真投入排练之地的时候,差diǎn儿自己都死在这咒杀扉页上,更何况是面前相术和心性修为都不如他的张静应。张静应扑过来之际,刚好那杀气正中他的脑门。

“咣当!”

张静应的身体便从半空歪倒下来,软软的落在地上,人事不省,嘴角朝外涌出殷红的血沫。

而林白此时也是躺倒在了地上,大汗淋漓,浑身上下酸软无力,如果这一招不能奏效,让张静应扑过来的话,恐怕他就只能任其宰割了。

好在张静应此时已经被那杀气给冲晕了,林白看的清楚,杀气到张静应额头的时候,他手中的那秘宝绽放光芒,阻挡了一些杀气的侵袭,所以这xiǎo子的性命应该无碍。

这咒杀扉页的功效总算是用到了刀刃上!漫天阴煞之气被驱赶干净,只不过不知道商业区的那些普通人对今晚上发生的事情会做出怎样的猜测。

喘息了一会儿之后,林白坐起身来,走到张静应面前,从他手上将那阳平治都功印夺了下来,看到上面的字迹之后,林白嘴角一抹苦笑。

林白实在是没想到这xiǎo子居然是龙虎派的人!

龙虎派也是相并打算再接再励拿下铁原三角地区和首尔。美国一看势头不妙术界的一个大门派,传承岁月并不比天相派晚,而且道陵天师更是将他们这一脉在凡俗界的影响发展到了最大。即便是到了如今,华夏也是无人不知张天师的威名。

认真説起来的话,天相派和龙虎派还算是老相识。

龙虎派当初借着他们天师的名头,想将天下相术门派的绝学尽数收归门下,但李天元不服,一人上了龙虎山,摆布下风水局,伤了龙虎派一群老家伙,而且逼得龙虎派宗主立下誓言,只要李天元一天健在,龙虎派的相师就不能下山。

想必这么些年下来,龙虎派的人早就恨死李天元了。父债子还,师门仇怨,师父亡故,自然是徒弟代签。也怨不得这张静应和玄清真人对自己杀意这么重。

“这xiǎo玩意儿的确有diǎn儿意思,不过终归是你们龙虎派代代相传的东西,而且还有些邪门。我要是拿走了,恐怕要和你们这一脉不死不休了,我林白只想做个富贵闲人,打打杀杀这种事儿实在是不想多干!”

林白观摩了一会儿阳平治都功印之后,总觉得这东西从里到外都透着一抹古怪,似乎是和什么东西有关一般,思来想去之后,便将它重又塞回了张静应手中。

深吸一口气之后,林白伸手一耳光抽在了张静应的脸上,啪的一声之后,张静应吃痛这才悠悠醒转过来,看着林白促狭的笑容,他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浑身上下却是没有丝毫的力气。

“xiǎo子,我再和你説一遍,你师兄不是我杀的,我虽然讨厌他,但还没到杀人的那一步。你乖乖回山,该干嘛干嘛去,万一把你们师门宝贝给弄丢了可就不妙了!”林白看着张静应笑着道。

张静应咬牙切齿,恨声道:“只要我活一天,就绝对不让你好过!”

“随便你,我林白的仇家也不止你一个,你爱怎么样怎么样。但是有一条,你给我记住,咱们都是爷们,有仇有怨对着我来,你要是再敢往我亲人身上扯,别怪我手段狠辣!”林白冷声道。

话説完,林白撑起身子,施施然走开。

张静应看着林白的悠然自在的背影,咬牙切齿,脸上满是怨恨之色,厉声道:“林白,你回来,再和我重新比过,我一定要杀了你!”

“行行复停停,仇怨何其多,愿君多惜命,莫和xiǎo爷斗!”林白笑吟吟念了句歪诗,也不回头,径直朝着楼下走去。

张静应一拳垂在地上,看着手中的阳平治都功印,脸上浮现出一抹狠辣之色,狰狞道:“林白,是你逼我的!”

话音一落,张静应伸手咬开食指,然后将鲜血涂抹在了阳平治都功印那图腾吐出的鲜红蛇信之上。

片刻之间,天地元气彻底波动,空中阴云重聚,原本消散干净的阴煞之气重又从地面升起,而且这次不再只是出现在商业区这块,而是整座番禹城!

朔州白斑医院
乌鲁木齐医院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新生儿受寒是什么症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