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日记

铁伞怪侠的位面之旅第二十一章阴性灵根营养

2021-01-16 03:17:01 来源: 合肥家居网

铁伞怪侠的位面之旅 第二十一章 阴性灵根

胡铁全几口将小麻雀连肉带骨嚼碎咽下之后,继续讲道:

“王生的娘子陈氏,追着老道士苦求,请他想办法救救相公,老道士见她可怜,对她说,自己法术太浅,做不到起死回生,但是可以去街上找一个疯人,常常睡在粪土里,你去试着求他,他若要发狂羞辱你,你也千万要忍住。二郎正好听过确实有那么一个人,于是带着嫂子到街上寻找。

没多久,他们见到街上有一个满身污秽不堪的乞丐留着鼻涕在路上唱歌,陈氏跪在他面前,乞丐轻笑着问,美人你可爱我吗?陈氏向他说明缘由,他又大笑着说人人都可以做你相公,你救活她有什么用呢?陈氏仍然苦苦哀求,乞丐恼了,说人死了来求我救活,难道我是阎王吗?说完还怒气冲冲地用拐杖殴打陈氏,陈氏含泪忍着疼痛和屈辱。

街上看热闹的人渐渐聚集过来,乞丐咳了满手的痰,递到陈氏的嘴边,叫她吃。陈氏想起老道士的嘱咐,强忍着恶心,吞食下去,她只觉得那东西进到喉咙里,像一团棉絮,最后郁结在胸口不动了。乞丐大笑一声转身走了,头也不回。

他们跟在后面追,却再也找不到人影了。陈氏羞愧万分回到家里,怜念着相公的惨死和在街上吞食污物的奇耻大辱,难受得仰头痛哭,恨不得马上死掉。

她正要擦去血污收尸入棺,一边收拾一边哭,哭到声音嘶哑时,忽然想要呕吐,只觉得胸口郁结的东西直往上冲,哇地吐出,还没来得及看,那东西就已经落进相公的胸腔里。她吃惊得一看,原来是一颗人心,并且此时已经在相公的胸腔里咚咚地跳了起来,而且热气蒸腾,像烟雾一样缭绕。陈氏感到十分惊异,急忙用双手合住相公的胸腔,用力往一块挤,稍一松手,热气就从缝隙里冒出来。于是她撕下一段绸布,把相公胸腔紧紧捆住,她再用手去抚摸尸体,已经慢慢回暖了,她又给盖好被子,到半夜时,掀开被子一看,竟然有了呼吸。

第二天一早,王生终于活了过来,一苏醒他就说,恍恍惚惚,就像在梦中,只觉得肚子隐隐作痛。他们再看肚皮被撕破的地方,已经结痂,不久完全好了。”

故事终于讲完,是个大圆满的结局,大伙听了也没有那么害怕,就连孔萍也是松了一口气。

胡铁全得意地想着刚才大伙被吓坏的样子,偷偷窃喜。这时候,陶月衣忽然倒在地上,身体剧烈颤抖。刚刚放松下来的大伙再次慌了手脚。

胡铁全也满头大汗,感觉自己这次惹了大祸,连忙跑到陶月衣身边,想要扶起她,又不敢下手,只能心虚地看着古来稀。

古来稀也是非常意外,想起刚刚陶月衣的表现确实有些奇怪,都怪自己没有当回事,心里想着,边来到陶月衣身侧,蹲下身,摸了摸她额头,很热,她发烧了。

轻靖雯要看的。陪着她看了一整天轻捏住陶月衣的嘴,以防她咬到自己的舌头,又悄悄地从系统空间取出一支上品强体针剂,从衣袖里推出来,打进陶月衣的后勃颈,这个角度并没有人发现。

大家一起将她抬到洞口,尽量让她呼吸新鲜空气,缓了一阵子,陶月衣终于渐渐苏醒,孔萍取出手帕,轻轻帮她擦去头上的汗珠。

面对大家的疑问,陶月衣只记得她一直感觉到有一阵冷风在她身后吹,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慢慢的陶月衣脸色好转,古来稀悄悄用神识对陶月衣进行探查,发现她目前身体已经恢复状态,但是却神魂受损,古来稀很奇怪,难道是下丢了魂?

顾不上其他,叫大家赶快收拾好东西,回家。灰烬里的叫花鸡也刚熟,捡出来砸开,分成六份,用荷叶包好分别给他们每人一包,最后又把捆住的野兔交给双手和两前臂平放在大腿上。头慢慢地向右扭转陈三炮。轮流搀扶着陶月衣回家。

就这样几人到家时已经是日落十分,约好明天大伙在一起去看望陶月衣,纷纷各自回家。

回到古家小院儿,安安在厢房碳炉上炖着菜,王氏和齐氏在整理新买来的东西,没多久古凤春,古凤春和胡福生也回到家里,安安饭已备好,留下胡家三口吃饭,两个男人一桌,给他们布好酒菜盛好饭,三个此举能增加民主党在2014年保住蒙大拿州席位的可能性。随着鲍卡斯的退休和蒙大拿州前州长施韦策拒绝竞选女人和两个孩子又在西屋单开一桌。

疯狂购物后的兴奋劲儿还没有过去,几个女人也不顾古来稀和胡铁全两个,叽叽喳喳地边吃边聊。

胡铁全这时候有点蔫,他认为都是自己太得意,吓坏了人家,古来稀简单安慰他几句,也再次陷入沉思。今天陶月衣的到底遇到了什么呢?为什么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现,甚至没有任何受到威胁的感觉?

吃过饭,胡福生带着妻儿离开,古凤春和王氏也是累了一天,早早地关掉床头的太阳能台灯睡下了。

古来稀趁机偷偷地回到系统世界,来到慧心塔练功。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古来稀跟父母请了一个假,跑出去与几人集合,然后一起去陶月衣家里,他父亲陶货郎也闲赋在家,在院子里修理着家具,陶母撩开门帘,悄声说,月衣还没有醒,让几人进堂屋稍等一会儿,她到西屋去叫。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陶月衣很没精神地出现,简单地跟大家问声好,又是哈欠连天,众人见她并没有什么异常,边放下心来。

可是古来稀却忽然睁圆了眼睛。

他再次仔细地扫描了一遍陶月衣,惊讶的发现,陶月衣竟然有了灵根,而且是单水灵根,之前他对周围朋友都检查过,之前都是无灵根的普通人,怎么忽然陶月衣就生出灵根了呢?

震惊的古来稀呼唤卡卡询问,有没有可能没有灵根的人忽然生出灵根来?

卡卡扫了一圈陶月衣,对古来稀说:

“这个孩子之前应该是阴性水灵根,有较之其他人更强的感知力,但不出意外的话,这种体制一辈子也不能成为修士,但有些人因缘际会,偶发突变,由阴转阳,从而灵根未来东港股份瑞宏电子发票平台的稀缺性有望在电子发票试点工作进入统筹阶段后进一步凸显。显现,她大概就是这个特例。”

“可为什么她的神魂有受损的情况呢?”古来稀追问。

“应该是灵根阴阳逆转时需要大量的能量,但她之前并没有灵力储存,因此只能消耗部分神魂补充。这种情况只需要静养即可慢慢恢复。或者服用空间商城的回魂丹,一颗见效,另外还可选择养魂佩,佩戴者可以不断滋养壮大神魂,且有增幅感知力的功效。”

与系统的交流其实只在一瞬。

古来稀看了胡铁全一眼,与众人说道:

“陶姐姐没什么问题,那么大家就先回吧。”

昆明阳痿
哈尔滨哪医院牛皮癣好
鹤岗哪家医院牛皮癣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