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日记

天衣圣手第十五章规则营养

2021-01-15 03:22:23 来源: 合肥家居网

天衣圣手 第十五章 规则

杨哲脑中灵光一闪,就想起系服其实还有一件配套的粉红色斗篷。不过,这是冬装。

杨哲立即把这件斗篷翻出来,系上。这下妥了,把缝纫机塞在背后,披上斗篷,什么也看不出来。

刚走出寝室门,杨哲就被堵了回来。

蒙紫婷反手关上门,拿着一把尺子,轻轻地敲杨哲的头,用娇嗔软糯地声音说:“说你傻你还真傻!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藏了东西吗?”这似撒娇似辱骂的嗔怪,让杨哲全身都酥软了,根本生不起气来。

杨哲窜来窜去地躲避着尺子。“我的大小姐,你吵什么!我倒霉你很高兴吗?”

蒙紫婷把尺子扔了,招手让杨哲过去。

杨哲犹豫了片刻,想到最多被这大小姐拧几把导致出现持续的精神障碍,就走了过去。

蒙紫婷摘下脖子上的项链,踮着脚,给杨哲带上。“这是我外祖家祖传的护身灵宝。”

杨哲就要把项链取下来。“护身灵宝可救不了我。”

蒙紫婷轻轻在杨哲心口捶了一拳。“笨啊!”她将项链的椭圆蓝宝石坠子翻转过来,坠子背后,有一张小小的半透明卡片。

杨哲依旧茫然。

蒙紫婷说:“试着往这里面灌注灵力!这是纳物符卡。”

杨哲一言而行,指尖点在卡片上,将自身的灵力导入到卡片上。

卡片轻轻地闪了下光,杨哲就“看”到了一方小小的空间,不足半个立方,但是,足够放下他的缝纫机了。

杨哲大喜,猛地把蒙紫婷抱起来,转了三圈。若不是蒙紫婷适时地轻轻打了他一耳光,他都差点亲下去了。

蒙紫婷推开他,俏脸涨得紫红,说:“杨哲,你恩将仇报!”她转身跑了出去。

杨哲嘿嘿笑了两声,取下了斗篷,把缝纫机收进纳物符卡里,把项链塞进衣服里,拽了拽帽檐,双手背在背后,出了门。

法灵系大楼门口,康禄带领着十几名帝国女官肃穆而立。

法灵系的学生全被撵到了大楼外的操场上修炼。整座法灵系大楼都空了出来。

排在最前面的颜星回头,担忧地望了杨哲一眼。

杨哲高高地举起手,伸出两个手指头,向他比划了一个V字手势。

颜星不明白杨哲的手势,但看着他神情自若,便放心不少。作为唯二的男生,颜星第一个去接受了女官们的检查。

一名女官抖了下手中的蓝宝石灵杖。

一道白色光柱从天而降,瞬间将颜星笼罩其中。

“过分!竟然用光窥术!”薛倩雪气得跺脚。

杨哲凑过去问:“光窥术是个什么法术,哦,灵术?”

薛倩雪只跺脚不说话。

康禄立在大门口,朗声说道:“各位贵女们,你们都看到了。这是光窥术,你们身上的任何东西都逃不过光窥术的眼睛!”

杨哲暗最后我们没办他开着车到达酒店后法暗惊叹:这岂不是跟安检门似的?不知道纳物符卡这种神奇的东西能不能被查出来。

颜星检查通过。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杨哲,低叹了一声,朝大门里走去。

康禄大声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富贵人家的女儿,纳物符卡、纳物矩环、纳物戒指等等宝贝,随身肯定带着一堆。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请小姐们把这些宝贝都先收如果有幸在转载中保留了你的链接起来。不然,让老夫强行把你们的纳物器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捡出来,就不好看了。”

杨哲看向蒙紫婷,蒙紫婷也正好朝他看过来。

蒙紫婷一脸焦急。

杨哲冲她微微笑了一下,转身走到自己的老师杭秋莲面前。

杨哲把缝纫机从纳物符卡里取出来,提在手里,把项链和纳物符卡一并交给杭秋莲老师。“老师,麻烦帮我保管一会儿。”

和杨哲一样来找杭秋莲的,还有杨哲的小同学岳淳、背盾的小女生银瞳。

岳淳哭得稀里哗啦,把一个纳物矩环交给杭秋莲。“老师,怎么办啊?怎么办?”

杭秋莲柔声安慰。“乖,没事。你明年再考便是。你还小,有的是机会。”

银瞳交给杭秋莲的是一个纳物戒指,并没有说话。她倒是胸有成竹的样子。

十个女官同时检查,速度很快。

高段级进入后,中段级紧随而入,最后,便是初段级。

杨哲提着缝纫机,排在最末。

银瞳站在他的旁边。

十几分钟后,就轮到了杨哲和银瞳。

两道光柱分别落在他二人身上。

“同学,可以把你大盾手柄下面的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吗?”检查银瞳的女官微笑着说。

银瞳沉默了片刻,反手从背后掏摸出一根粉笔状的东西。

旁边,不多的几个围观学生中,一名剑玄系的女生大叫起来。“银瞳,你竟然带强力乳胶棒!康总管,快取消她的入场资格!”

康禄对那剑玄系女生说:“芳暮小姐,我看到了。”

那女生名叫燕芳暮,是太子诸多儿女之一,但由于天赋一般,并不受皇族重视。不仅没有封为郡主,而且被打发到远离京都的天南学院来。

康禄走向了银瞳。

银瞳双手合十,将那根粉笔状的东西压在掌心,旋转,碾压。细碎的粉末从她手缝里流下去。

“呃……”所有人目瞪口呆。

银瞳说:“康总管,我不小心带了些沙子过来,是否违法了规定?”

康禄尴尬地僵在原地,退回去也不是,继续前进也不是。他犹豫了片刻说:“几粒沙子不算违规。”

康禄转而走向了杨哲,盯上了杨哲手里的缝纫机。

急于立功的燕芳暮见银瞳轻易破解了困局,气得大叫:“康禄,你个蠢货!竟然让她当着你的面把罪证销毁了!银瞳,你个矮矬子!想继承你父亲的爵位,你做梦去吧!”

银瞳一言不发,缓步走进了法灵系大楼。

康禄问杨哲。“小伙子,你也来参加天衣系考核?”

杨哲点头。“是。”

系主任阳舒就站在旁边,她介绍道:“康大人,这是杨哲,我们初段级的学生。”

康禄点点头,抬手把杨哲手上的缝纫机拿了过去。“这是什么?”

“回大人的话,这是我的武器!”杨哲面不红心不跳。他赌这个土包子绝对不认识缝纫机。

“武器?”康禄看看缝纫机,这玩意儿就一个秘钢坨坨,轻飘飘的,又无锋利棱角,算是哪门子武器?

杨哲指着缝纫机操作台板说:“大人,你看,这是我新发明的盾面锤!这样砸!”说着,他从康禄手里把缝纫机拿过来,提在手里,对着前方空气虚砸了几下。“大人您别笑,我现在力气小,先拿轻的秘钢板练着,等我以后力气大了,就换成沉重的玄铁钢。到时候就厉害了。”

康禄心道:这是个二愣子?

他第一次听到有人用“沉重的”形容玄铁钢。玄铁钢的密度就比秘钢大一点点而已。何况,这个盾面分明是中空的!

伊春牛皮癣治疗费用
昆明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拉萨治疗白癜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