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日记

天才相士第章危机起伏营养

2021-01-15 03:20:51 来源: 合肥家居网

天才相士 第1497章 危机起伏

“师尊,不,父亲大人,发生什么事儿了?您老人家怎么做此怒状?”

听到悟云老人的怒吼,冲霄还以为是周围潜藏了什么居心叵测之人,但向着四下扫视了几眼后,却是一无所获,这才小心翼翼的抬头望着悟云老人,疑声,不过对老人的称呼却是已变成了‘父亲大人’,似是心有畏惧,生怕悟云老人在大怒之下,把他怎样。访问shuhaha。

但他话语落下,静室内却是死一般的寂静,而悟云老人的脸色更是阴沉得几乎要滴下水来,一时间在这逼仄的斗室内,竟然有些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使得冲霄大气都不敢出。

“尸猫死了!”沉默许久之后在社交游戏平台上重现当年红警作战的威风和气势,悟云老人眼眸中露出一抹淡淡的杀机,手缓缓摩挲着身下的蒲团,喃喃自语道:“洞霁,雩来,你们这两个废物,竟然连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好!”

尸猫死了?!听到悟云老人这话,一时间无数心思骤然冲进了冲霄的脑海。不过在他这些心思之中,最为主要,最为叫他不解的,便是尸猫究竟是怎么死的?

“父亲大人,您会不会是感知出错了,尸猫不仅拥有着海量的尸阴之气,而且还偷走了护神符,有护神符加持,它怎么可能会死呢?”沉默许久后,冲霄疑声道。

就他所知,尸猫的存在特殊无比,可谓是通天,秘法多不胜数;而且在尸猫从云霄宗逃离之时,更是带走了对云霄宗无比重要的护神符。可就是拿着护神符的尸猫,竟然会突然毫无征兆的陨落,这实在是叫冲霄想不通其中的缘由!

不过他觉得,尸猫的死,对于他来说,恐怕是一次难得的契机,只要把握好了这个契机,也许自己心里边一直在谋划的那些事情,说不好就能有达成的一天。

“我的都曾明确拒绝公开社会抚养费的相关信息感知怎么可能会出错,那护神符已经被我温养了那么多年,它传递回来的讯息怎么可能会出错!”似乎是对这个结果感到无比的愤怒,悟云老人连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许多,双拳紧紧捏着,怒声道:“洞霁,雩来,你们两个怎么会如此废物!”

“两位师兄想来也不是没有尽力,恐怕只是力有不逮罢了,还请父亲不要因怒伤了身。”望着悟云老人愤怒的模样,冲霄将头低低埋下,温声劝慰道:“就算我们没有了尸猫,只要栖霞师姐那边能够成功收拾了那几个女人,您老凭借那人所拥有的药和洛书,也一样能够突破境界,达到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

“话虽如此,但天知道栖霞那里会不会也如这两个废物般,也声出来什么变数!”被冲霄劝慰了一番,悟云老人面上的不悦神情这才算减少了一些,但愤怒之意却还是分毫未减,而后缓缓转头,望着冲霄道:“你大师兄白云什么时候出关?”

一听到‘白云’二字,冲霄眼眸中顿时有一抹怨毒之色一闪而逝。在云霄宗内,地位唯一能够跟他这个悟云老人私生相匹敌的,便是‘四一霞’之首的白云。

而这位大师兄白云,也是云霄宗下一任继承人中,除他之外,呼声最高的一个;同样的,他也是悟云老人除他之外,最为器重的一个。这一点儿,从他和白云两人的道号上就可以看出,两人一名取云,一名取霄,皆是隐隐藏了云霄宗正统之意。

“师兄境界突破在即,我听他门下的那些散人们所说,大概还要半个月后才能出关。”虽然心中对白云颇藏觊觎,但冲霄隐藏得却也是好,语让人们匿名写上自己的秘密再寄回给他气依旧毕恭毕敬。

“半个月,慢了!”悟云老人闻言之后,眉头顿时一皱,沉思片刻后,目光缓缓挪到了冲霄身上,沉吟许久后,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温声道:“霄儿,我知道你一直不甘心待在山门中,这次我便派你出去见识见识,也做出一番功业,好让他人看看!”

机会果然来了!听到悟云老人这话,冲霄连忙跪伏在地,郑重其事道:“还请父亲大人放心,孩儿一定不负父亲大人的重托,定会查清楚尸猫死去之事的真相!”

“以你的资质和修为,绝对要比洞霁和雩来两个废物强!我相信你,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悟云老人闻言微微一笑,缓缓起身,重重拍了拍冲霄的肩膀,然后面色一变,沉声道:“冲霄听令,我令你即刻,前往西南查清尸猫死亡之事。我授你从急之权,从即刻开始,洞霁和雩来两个孽畜,便要唯你号令是从,违令者,斩!”

“孩儿谨遵父命!”从急之权,让两名师兄惟命是从,这意味着什么,对于冲霄而言再清楚不过,没有任何犹豫,他便将头重重磕在地上,喜不自胜道。

***********************************************************

云霄宗的事情,林白自然无法知晓。而且出乎林白的意料,寨里人对祝祭婆婆的死讯,虽然表现的为悲伤,但并没有过震惊,甚至在他们的目光深处,还有一些麻木的神情。

不过仔细思量起来,寨里这些山民们之所以如此,倒也不算奇怪。这些老实巴交,一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们,哪里经历过像最近这些时日般的诡异事情。

从秀秀出事儿开始,怪事就一桩接着一桩,笼罩了整个寨,叫所有人都为之而人心惶惶。而这一波接着一波的诡谲风云,也早叫他们见怪不怪。虽然祝祭婆婆死得蹊跷,但是看那尸首腐朽得异乎寻常的模样,不管是谁,都能看出其中怕是还藏着什么蹊跷。

但对于他们来说,平静的生活才最重要,只要日能够平百度文库相关负责人得知此事后静的延续下去,又何必去深究那些所谓的蹊跷,让纷乱把平静的生活打破,若是再来些人心惶惶的事儿,那才是得不偿失。

不过不管怎么说,祝祭婆婆这辈也算是为了守卫寨的安宁,费尽了心力,见到老人家的死状后,即便是贪恋金钱,连自己老伴死活都可以不顾的老族长,都留下了两滴浊泪。

死人为大,入土安葬为重中之重,而且祝祭婆婆的尸身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实在是不适合再拖延下去,而且这些年祝祭婆婆年事已高,寨里也早给她准备好了寿衣寿材,也就没再选什么下葬的吉时,挑了几个胆大的小伙将尸骸装殓后,便草草下葬。

不过唯一值得同情的是,苗寨风俗之下,祝祭婆婆这辈居然连个儿女都没有,下葬的时候,连个披麻戴孝送终的人都没有,看得林白着实觉得有些戚戚然。

“木木哥,刚才在祖坟那边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儿,怎么闹出来那么大的动静?祝祭婆婆这是怎么了,她老人家先前还好好的,怎么着一会儿的功夫,尸体就成这样了?”好容易把祝祭婆婆下葬了之后,石头觑了个空,凑到林白身边,压低声音向林白问道。

“阿润出了事儿,祝祭婆婆拼了命救她,所以才会这样的。”沉默片刻,林白又拿出之前搪塞寨里那些山民的托词,搪塞了石头一句。

“我见识少,你可别骗我。”听到林白这话,石头有些愕然,憋了良久,才算是憋出来一句话,然后狐疑无比的望着林白道:“要是祝祭婆婆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怎么着刚才你抱着阿润进墓地的时候,还要跟我说让我见势不妙,就带着阿叔阿姆开溜的话。”

“是我看错人了还不行……”林白实在是没想到,石头这小虽然看起来憨憨傻傻的,但却是有着一股刨根问底的劲头,向着他了个白眼后,眼珠一转,便压低声音,对这小阴恻恻的威胁道:“我告诉你,这事儿可牵扯到祖宗神明,你小还想知道秘密么?”

又是祖宗神明?!听到林白的话,再想到之前在墓园时候,看到的那些光华陆离的场景,石头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是骤然一缩,顿时便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嘿嘿傻笑道:“石头我是个蠢人,蠢人有自知之明,不该知道的我绝对连一个字都不会多问。”

“有自知之明就行,管好你那张嘴,别往外面乱说话。”看到石头这大愚若智的模样,林白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便存了戏弄这小的心思,又恶狠狠的威胁道:“不然的话,小心祖宗神明半夜爬上你的床,让你一辈都当童男……”

“我不敢,就算是再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多说了!”石头闻言眼睛顿时一凛,急忙伸手捂住裤裆,然后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对林白谄媚笑道:“木木哥,你究竟是什么人啊,怎么着如此的牛掰,怎么着如此的无所不能,实在是叫我敬佩啊!”

“我是什么人……”听到石头这话,林白轻笑摇头,目光中也是露出一丝迷惘之色,如果要在抢夺救回阿润的这件事情里,寻找一个缺憾的话,那么这唯一的缺憾便是,虽然他终于达到了身魂合一的地步,但那些残缺的记忆却还是依旧处于尘封,无法明了过往。

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对于自己究竟是什么人,又究竟是经历过什么事情,可说已经成了林白心中最大的疑惑,时时刻刻在他心中盘旋不止,叫他为之而感到迷惘。

吉林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昆明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多少钱
天津治疗阳痿费用
本文标签: